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 > 合肥一市民酒宴后摔倒猝死 同行聚餐的人需不需要承担责任?

合肥一市民酒宴后摔倒猝死 同行聚餐的人需不需要承担责任?

更新时间:2017-03-20 18:02来源:网络整理作者:道来点击:
生活中有喜事发生,人们总喜欢叫上三五好友,一起吃饭庆祝,分享喜悦,联络感情。但是在吃饭的时候,难免会饮酒,若是因喝酒而发生了事故,同行聚餐的人需不需要承担责任呢? 》》》推荐阅读:冰箱故障引火灾烧毁财物六万元 安徽电子行业投诉有三宗罪 案情

生活中有喜事发生,人们总喜欢叫上三五好友,一起吃饭庆祝,分享喜悦,联络感情。但是在吃饭的时候,难免会饮酒,若是因喝酒而发生了事故,同行聚餐的人需不需要承担责任呢?》》》推荐阅读:冰箱故障引火灾烧毁财物六万元 安徽电子行业投诉有三宗罪

案情介绍

2016年1月21日19点左右,汪某宴请单某等十人吃饭,当日聚餐由汪某出资购买白酒两瓶,八人分饮,单某当日饮用白酒在二两左右,聚会时无争吵、劝酒行为。聚餐结束后,单某较迟离开聚餐餐桌,步态踉跄,其间单某手拿的外套滑落到餐厅地面,转身捡拾外套过程中,面部朝下摔倒,后被见状赶来的他人扶起离开。单某摔伤后,由汪某、龚某将单某送至安徽省立医院门诊治疗,值班医师给予缝合头部伤口后,建议患者行CT等检查,但患者拒绝,值班医师在病历上进行了记录。单某当日晚10时由同事送到家,头上绑有绷带。次日,单某的儿子于早上8时左右起床,看到单某起来了,看起来状态还好,中午单某的儿子回来吃饭时,单某吃一点饭就吐出来了,后单某上床休息,还和单某的妻子说了几句话,说下午去安徽省立医院打破伤风针。当日晚10点多单某的妻子到家后,单某死亡。

单某的妻子和儿子诉至法院,认为单某是因为汪某请客,席间汪某等人未尽及时提醒、劝阻义务才酒后摔伤。单某在医院昏迷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汪某等人并没有通知其家人,且擅自拒绝医生建议,致使单某贻误及时积极有效地进行CT检查救治而死亡,现诉至法院。

汪某等人辩称,汪某于2016年1月21日经同事特别是单某的要求下,邀请9名同事在工作单位附近的餐厅聚餐。汪某在吃饭前就提前说明只有两瓶酒,单某也仅喝了有二两左右的酒。单某是踩到自己衣服后摔倒的,此后汪某等人一起将单某送到安徽省立医院,但其本人拒绝了医生要求做CT的医嘱,上述事实在公安部门给汪某、龚某做的询问笔录中有体现。根据医院的缴费票据可知,单某在聚餐后第二天下午3点左右曾去医院就诊,花费了10元的门诊费,可知当时单某身体是正常的。因单某医嘱明确说明其打破伤风针后不能喝酒,不能断定单某之后是否再次喝酒导致损伤扩大等。单某的死亡后果与聚餐喝酒后摔倒受伤没有因果关系,涉案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不能证明单某死亡的真实原因,且该证明是死后推理证明,并非尸检报告,故刘某等人的诉请不能成立,请求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案例分析

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根据餐厅监控视频、公安部门询问笔录可以确认2016年1月21日聚餐由八人分饮白酒两瓶、聚会时无劝酒行为的事实。其次,根据公安部门向省立医院值班医师所作询问笔录记载,当日单某摔伤后,由汪某、龚某将单某送至安徽省立医院门诊治疗,值班医师给予缝合头部伤口后,建议患者行CT等检查,但患者拒绝,值班医师在病历上进行了记录。关于单某的死亡原因,公安部门于2016年1月27日作出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该证明记载:单某死亡原因:颅脑外伤,死亡日期为2016年1月22日。

根据以上确认的事实,本案首先需要确认单某的死亡后果与单某酒后摔伤头部的行为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因单某死亡后未进行尸检,故其颅脑外伤致人死亡的损害结果系推断性结论,但从安徽省立医院值班医师诊疗意见、单某的陈述来看,单某摔伤情况较为严重,医师已经建议行CT检查,单某也陈述聚餐后次日白天有呕吐现象,该症状与颅脑损伤所表现出的伤情相符,故单某的死亡后果与单某酒后摔伤头部的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可能性无法排除。其次,本案需要确认的是,各被告对于单某酒后摔伤的行为是否具有过错。从公安部门调查的情况来看,当日聚餐八人合饮两瓶白酒,单某大概饮用二两白酒,其间并无争吵、劝酒行为,从单某摔伤时的监控视频录像来看,也主要是由于单某步行踉跄,被自己衣物绊倒后,转身拾取衣物过程中面部朝下摔倒所致损伤。单某表现出的步行踉跄行为以及此后摔倒的行为,难以确定是由于共同饮酒者故意劝酒致使过量饮酒所导致。单某摔伤之后,汪某、龚某已将单某送至安徽省立医院进行检查,安徽省立医院值班医师虽然要求单某进行CT检查,但单某拒绝。基于单某参加的聚餐系同事聚会性质,汪某、龚某将单某送至医院治疗后,将其送回住址,已经完成了基本的救助义务,对于单某拒绝检查导致的后果,汪某、龚某不存在法律上的过错,单某次日死亡的后果,也超出了汪某、龚某以及其他聚会参与者的预见范围,据此,本案各被告对于单某死亡后果,并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过错。

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考虑本案实际情况,法院酌定汪某、龚某等九被告向原告支付一定数量的补偿金,具体数额确定为3000元,并驳回原告其他的诉讼请求。(王柳君)》》》推荐阅读:居民电子降档案实时动态更新 安徽建设医疗卫生信息分级开放平台

扫描二维码转载到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关注道州网

    社会

    娱乐

    I T